近幾年來,臺灣年輕人赴海外遊學、度假打工的人數大幅增加,我們的社會頗有一些人抱著鼓勵年輕人的想法,以「職業無貴賤」、「多出去看看不是壞事」等說法來評論這樣的趨勢。

如果我們只單看這樣的趨勢,這樣的看法當然不無道理,但是如果將這樣的趨勢與臺灣出國留學人數連年下滑的現象合而觀之,我們就很難對這樣的趨勢那樣單純地正面看待。

出國留學人數下滑,跟臺灣經濟疲弱不振、國內廣設研究所有關。留學的難度增加了,這可能是個事實。但是臺灣人面對這樣的困難,用的是一種輕巧的、迴避式的方法來解決困境,而我們的媒體與主流意識,再用一種政治正確的方式來包裝與解讀這樣的趨勢。

 

度假打工其實很辛苦,採水果、當屠夫或是快遞員,同樣這些工作在臺灣,願意到海外度假打工的人可能就不會願意在臺灣做同樣的工作。除了待遇的多寡以外,很多人是懷抱著一個夢想,要不是夢想一圓海外生活夢,就是夢想存了一筆錢以後,返臺以後可以開展一個不一樣的人生。正因為有這樣的夢想,這些年輕人所承受的人生從未體驗過的體力勞動之苦,也變得可以接受了。

但是臺灣當前的困境,也跟臺灣這樣的民族性格的侷限性有很密切的關係──我們很能忍受眼前的巨大苦難,卻不願意冒險挑戰,試圖打破環境的限制與僵局。

 

產業外移,我們希望擴大引進外勞,讓低成本競爭的產業可以回流臺灣;產業流血競爭嚴重,在臺灣很少人會覺得應該是放棄這個產業,勇敢地找尋新的高附加價值產業,而是硬頸精神地浴血再削價競爭下去。這當然也可以說是勇敢的一種,你從一種政治正確的角度來看,也可以讚揚這是臺灣人吃苦耐勞、打死不退的精神戰力展現,只是這種精神戰力一度讓臺灣取得一定程度上的經濟成就,卻不可能是可以幫助臺灣開創新局的精神力量。

度假打工卻不留學也是這樣。在我看來,留學的困難度提高了,我們的社會應該鼓勵年輕人勇敢地克服這樣的困難,或是在制度設計上給予更多協助與支援,而不是對臺灣社會的諸多倒退現象給個漂亮的包裝與自我安慰的說詞。

 

當下臺灣人的集體心靈狀態其實非常矛盾:一方面我們既嫉妒又欽羨韓國的超越與進步,一方面我們卻又沈浸在眾聲喧嘩的自我耽溺之中無法自拔,進退失據,不知何去何從,造就了臺灣這一二十年來停滯不前、乃至大開倒車的社會景況。

臺灣要有所改變,我們需要一場心靈與民族性格的革命。過去我們引以為傲、沾沾自喜的成就與特質,我們都必須回頭檢視,那些已經成為阻礙我們邁不向前的絆腳石。

 

文章轉自:iTHOME

創作者介紹

留學家.世界地圖

ieeuc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