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自己都肯定錯誤連篇的考卷時,我心想完蛋了,這一堂CNN的課我從沒掌握過節奏,總是眼睜睜看著同學們暢快搶答,留下我一人茫然。

Tecia老師對我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將一張理應滿江紅的考卷還給我。為什麼說是「理應」?因為菲律賓改考卷的習慣是「把正確答案畫掉」。初看考卷時我愣住了,心想怎麼答錯的都是以為會答對的?考卷白白淨淨的,只有四條「槓」……啊,原來畫掉才是得分,越是乾淨的考卷,越是滿江紅。

是的,我正在菲律賓學英文。

許多人聽到我要去菲律賓學英文,第一個反應是:「不擔心有口音嗎?」這點我可以很篤定地說,口音在不影響溝通的情況下,根本就不是問題。我的日本同學、韓國同學、香港同學,誰沒有口音呢?台灣學生也有台灣口音呢,只要一開口,老師就會說:「啊,你是台灣人,對吧?」比起擔心老師的口音,我更煩惱於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全是我沒學過的單字啊!

但在菲律賓學英文依然好玩,也許是民族性的關係,那兒的老師不僅陽光熱情,還很願意鼓勵學生,教學走佛心路線,徹底治癒了我對英文的恐懼。

看著老師用認真期待的眼神,靜靜等待我說完一句明明非常簡短又簡單的句子,這過程出乎意料地有成就感。而且,因著表達時的謹慎,被敘述的日常小事也變得格外新奇珍貴。

有時候,我懷疑自己不是去學英文,而是在做心理諮商。負責一對一課程的Janine老師,會在傾聽時將身子微微前傾,睜大著她閃亮動人的杏眼,讓我相信我所說的事情是重要的,她也不是因為工作而聽。

雖然我們一直說著不屬於彼此國家的語言,但與老師們的對話過程裡,我第一次意識到「我正在和人說話」。傾聽人,也被傾聽。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創作者介紹

留學家.世界地圖

ieeuc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